薬師寺 瞳

大概就是什么都会但是都玩不好系列。
能愉快的玩耍就好了

【小排球 菅原x你】 有些贪心?


·各位新年快乐🎉

·失踪人口闪现

·这次是菅原前辈!

·ooc*n

·交往设定,临时赶工的毛糙产物,请见谅

那么开始?



宫城县的黑夜似乎一直来得很早。
你坐在体育馆门口的台阶上,搓了搓被冷气团浸过的手指,哈出的水雾缭绕在发红的指尖,飘忽不定、扶摇直上去拥抱深邃的夜空。
等待似乎没有那么糟糕,只是偶尔有些辛苦罢了,呆呆望着水雾散掉的地方,你轻轻打了一个喷嚏。
背后的门伴随着“辛苦了”的喊声被用力推开,馆内橙黄的灯光驱开了缠绕身周的黑暗。
“………哇?!xx?你在这里等了多久啊!外面很冷的!”探出头的菅原
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,似乎还有些不易察觉的生气。
你站起来摇了摇头,得到他的惊讶表情莫名的心里有些雀跃:“辛苦啦,想跟你一起回家所以…”
“在这里等一下!我马上过来!”
“唉?等……!”
他打断了你的话冲出了体育馆,留下你懵着站在原地。
“不愧是菅学长行动力太帅了!!”原地蹦起高喊的西谷。
“那么谁是不是该学着点…?”
“…别、别这么看着我大地。我瘆的慌。”黑脸的大地和受到惊吓的东峰,背后过于活跃的日向被大喊呆子的影山追着跑。
吵闹、斗嘴不断,矛盾却不会无止境阻碍的团队,眼前的排球队一如既往地散发着不为人知的温暖。突然从背后罩上来的毛绒围巾扰乱了你的想法。
“等等…!看不见前面…”慌乱中你把围巾从脸上拉下来,却猝不及防撞上菅原灰色的双眼。
(心跳漏了一拍。
“先把这个围上!站在外面那么久会感冒的啊!为什么不进来等…”难得一见语气里带着责怪的菅原,却还是耐心的帮你把围巾一圈一圈绕好,微微喘着气,脸颊边还有挂下来的汗水。你掏出手帕按低他有些高的身子,拭去脸上的汗,有些凉意的指尖划过灰色的发丝。
“谢啦!”菅原笑了起来,伸手揉乱你的头发来掩饰似乎藏不住的升温。他回头朝馆里喊道:“抱歉!今天我希望先走!锁门就拜托了!”
“去吧,反正都收拾好了。”
“有女朋友真好——!”
“肚子饿了!”
“日向呆子不许先睡啊!!”
菅原转过身背对一片嘈杂,
“走吧?”
“嗯!”


两人交错相间的脚步撞击着柏油马路,发出的声音在似乎过于寂静的空气中回响。你低下头不经意间蹭到柔软的触感,方才未感受到的心动一瞬间充斥小小的容器,偷偷抬眼映入菅原线条有些柔和的侧脸,有点犹豫之后缩了缩脖子一下子把脸埋在淡蓝色的围巾里。
(会不会感觉我很奇怪…
鼻间萦绕着菅原平时用的柔顺剂的味道,毛茸茸的围巾亲昵的捂着有些升温的脸,短暂闭眼的黑暗抚平了眼角的酸涩。一点点加速的心跳、一点点重叠的恋慕、一点点闪烁着光芒的他。
(想要抱紧这么温柔的他
睁开有些模糊的眼睛,转过头便看到了看向自己满脸通红的菅原君。
等等等等刚刚的都被看到了的吗?!?!!
“哇啊啊啊啊我、我不是故意看到的!!”
“对不起菅原!!意识、下意识就!!”
彻底控制不住脸上的温度计噌噌噌噌炸成烟花了。
(好、好丢人啊……
行走的两朵烟花一边炸一边心里自己犯着碎碎念。
心情像闪烁的霓虹灯,幼稚的念头在心里画着歪歪的涂鸦,寒冷的夜空似乎也并不冷漠,稍稍泛红也许祷告着明天想要好天气。
“…唔,明天,还要一起回家吗?”你小声地发出疑问,小心的抬眼看向菅原。
“嗯!你要进来等哦?”
没有回答,你动了动不安分的手指,轻轻拽住菅原运动服的袖口。得到的回应是他反扣过来的暖和的、稍大一点的手。
(想要现在就这样一直待着
“再靠近一点?”
“唉?”你诧异地抬头,菅原平时的爽朗笑脸里似乎有点可疑的红晕。
“抱歉呢,我好像很贪心。
有点想要靠近你…
围上围巾的时候想要抱住你…什么的。”这么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
什么嘛,为什么会一样啊
“那我们两个都很贪心呢。”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手动艾特菅厨@一只兔头 

第一次写菅原前辈!
说实话这样温柔的角色无法不让人喜欢上啊(笑
意外的想写这样一个场景
欢迎小红心小蓝手_(:з」∠)_
评论请随意勾搭!

新年快乐各位!!!!!
失踪人口闪现(有一定概率掉落更新emmmmm
还有一个月不到就要大考
自学六门学到欧土( ・᷄ὢ・᷅ )
一会丢个无脑文上来(请不要打我qwqqq
祝大家接下来的事能够一帆风顺吧
新年过后的自己不要留遗憾

……………
溜了溜了x

趁期中考成绩没出来发个摸鱼
团子真美好啊……
【绝望的等着老师短信.jpg

占tag致歉

本来打算在开学左右放上来的排球男你可能出不来了……
最近学校进度赶的紧到快要疯掉…
所以可能很久不动笔了
真的很抱歉…在等文的朋友们…!

打扰各位啦!
@一只兔头 一起搞印量ˊ_>ˋ

一只兔头:

打扰咯
这是一发正式的印量调查
想要的请扣数字
e.g. 菅原孝支-1
1st~7th by原po
8th by @薬師寺 瞳

【关于药师寺瞳的说明书

先给各位fo道个歉…关于不定时间断弧
小爷我发布范围比较杂emmmm…
所以不一定有长时间专攻一类tag…
前两天确认自己码文速度是真的慢…
大概摸鱼也一样(超小声
因为还有作业+补习没结束
大概最近不会更文……
最早可能会尽力在开学前后更一篇x
感谢各位的喜欢(;´༎ຶД༎ຶ`)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绊笙:

对不起可能是我挺无理取闹,但是一个评论真的对写手很重要,画手可能也是这样


明晋:



一个评论能让我日更五千………


谌苍:



想要评论,真的特别想要

  

  

有 @沫沫沫沫子 的我何其幸运

  

  

傲寒404:

  



   
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   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   

   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

   

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   

   

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   

   

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   

   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   

   

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   

   

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   

   

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   

   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   

   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

   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   

   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   

   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   

   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   

   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   

   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   

   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   

   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   

   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   

   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   

   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   

   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   

   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   

   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   

   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   

   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   

   

:)

   

   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   

   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   

   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   

   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   

   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   

   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   

   

以上。

   

  
  

  


 

飞速摸出来的生贺!!
大王生快!!!!!
轻浮笑着的你也好,战术头脑运作的你也好,独自努力的你也好,
最后在场上掀起王者风暴的、绽放才能的你也好
不会输给任何人

【小排球 月岛x你】很在意的小不点


·第一次发文orz
·男你向……不适应请呼叫左上角
·ooc*n!!!
·双向好感?
·你158_(:з」∠)_讨厌拿身高玩笑

·ok的话那么开始?



你站在自动贩卖机前,抬头望着最上层想要的牛奶,像往常一样奋力踮起脚去触碰只差一点的按钮。
怎么办…还是够不太到……
要不要还是跳起来去按吧……

正当你这么思考的时候,从背后伸出一只节骨分明的大手轻松把你的手笼住,无意间触碰到的肌肤痒痒的传递着感知,顺着你的指尖按下了还在闪烁不停的按钮。你下意识的转过身去,不偏不倚与准备俯身取饮料的的月岛撞了个满怀,突然被靠近的衬衫刮到的脸颊开始升温。难得一见月岛俯下身来时的正脸莫名的躁动,你赶紧别过头去。

“矮子果然就是矮子啊。”把凉凉的盒装牛奶塞给你,挺身站好的月岛用那张不变的嘲讽脸盯着你看。
“不要你管,我说过了不要拿身高开玩笑了吧,我还在长哦。”身高是你的痛处,尽管158也并不算特别矮,你仍旧讨厌月岛拿这个问题经常烦你,尤其是最近愈发带玩笑性。

要问为什么特别讨厌?
当然是只有面对190cm的月岛的时候啊。

“所以啊,赶紧乘能长的时候抓紧喝牛奶吧。反正我还会长—高哦,小·不·点。”月岛得寸进尺地弯下腰“勉强”和你平视。

愈发被戳中的痛处莫名让你感到屈辱,问题被挑明的荒谬时机更是让压不下去的火硬生生飙了上来。

“欺负我很好玩是不是月岛!我就是长不高又怎样啊!”你踮起脚猛地把手里还冰凉的牛奶盒摁在月岛脸上然后转身就跑。
会对这样恶趣味的家伙产生好感还真是撞见鬼了,在气头上的你脑海里不断的转着这样的念头。
“痛!你这家伙……”月岛还没完的抱怨直接被你给无视在背后。

在你独自陷入怨念一整个下午之后很快就放学了。

你趴在桌上悠闲地眯着眼睛休息,任凭窗口掺杂着夕光的柔风扰动着不安分的发梢。
隐隐约约听到远处小声的对话。
“加油小月,好好道歉啊。我先去社团等你!”
“好吵啊山口”

…等等?那声音是月岛?
脚、脚步声在靠近???
现在教室为什么那么安静没有别人的吗?

牵着你心跳的脚步声一点、一点点地在黑暗中向你靠近,然后停下。从头顶传来的他的嗓音,听起来轻飘飘的。
“还在生气吗?那样的话我看起来是被讨厌了呢”

哼,这不是废话嘛。你默默吐槽着并且打算继续装睡。

“但是啊——”原本悬在头顶的声音突然沉重地压倒你的耳边,有条不紊地扰乱着你耳边最后的防线,
“我可是对这个不可爱的矮子在意的不行呢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…等等?!这算是告、告白吗?!
你表面上(?)维持着睡着的状态,突然被莫名其妙的话给扰乱了心绪,小鹿乱撞快要突出胸口了。

“所以呢……小不点”感觉到他的俯身,平时远距离的气息忽的在你的耳边温热,低沉的嗓音在你的耳边炸开:
“明天起请做好觉悟喔。”

…………!!!
小鹿大概是要撞死了。

震动着的耳膜在耳朵里扩散月岛还未消散的话语。
手条件反射地捂住有些痒的半边脸颊,你抬眼看着月岛大步走出教室,在门口给了一个嘲讽的笑容。

“月岛你这家伙刚刚知道我醒着故意的吧!!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上帝视角No.1
月岛俯在你耳边说话时,你偷偷睁开眼睛看了一下,映入眼帘的是他略微发红的耳根。

【上帝视角No.2
田中:今天的月岛好像比平时要有干劲一点……?
托球的影山:…总感觉哪里有变化(盯着月岛
月岛:唉—?王者还是不要用脑过度想这种事情了哦?托球能再稍微远点吗?(笑
影山:想打架吗你!!!
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(。・ω・。)ノ
欢迎聊天勾搭

“我才没有那么喜欢你呢”

“唉~说谎话可是不好的呀~

及川先生会伤心—!”

【恭喜大王成功达成会心一击

【卒